嘉实投资仇小川复盘投资京东金融、首汽、地平线背后的逻辑

2017-12-27
21世纪经济报道


12月20日,地平线正式发布了中国首款自主研发的嵌入式人工智能视觉芯片,引起行业的广泛关注。在人工智能芯片的热门赛道上,地平线的确是位受青睐的选手。它由前百度IDL(深度学习研究院)副院长余凯在两年前创办,曾获得晨兴、高瓴、红杉等机构的早期投资。

两个月前的10月20日,地平线宣布将在年底前完成总额近亿美元的A+轮融资。此轮融资由产业投资方英特尔投资与嘉实投资联合投资,这也是嘉实投资对人工智能领域关注近一年后的首次出手。

“在2017年初的公司策略会上,就有同事问我2017年做投资要避免什么,我说是AI泡沫。”嘉实投资CEO仇小川说。


嘉实投资CEO 仇小川

他把对泡沫的认知概括为三个字,一是“新”,当有新事物和新概念出现后,人们会给予很高的期望值,资本上表现出来就是给予较高的溢价,这是造成泡沫出现的第一层因素。形成泡沫的第二层因素是“势”,人工智能是大势所趋,是未来科技的一个大方向,从而给予一定的趋势溢价,表现出来就是较高的估值。泡沫形成的第三层原因是“慌”,许多投资机构怕错过这趟时代的班车,从而竞相进入,有时会形成饥不择食的投资,从而也催生了高估值泡沫。

嘉实投资在寻觅了近一年后最终选择了投资地平线。“我们认为人工智能时代要软硬结合,于是便有目的地找寻找能够在算法、硬件方面都有着力点的公司。地平线符合这样的标准,它既有算法也做芯片。而且英特尔作为产业方,对芯片的价值认知能力很强,也参与了地平线的投资。这其实相当于在价值的合理性方面,给我们又上了层保险。”仇小川说。嘉实投资签署协议后,立即有新投资人以近12%的溢价投资了地平线。

地平线只是嘉实投资在新兴科技领域的投资案例之一,嘉实投资还押注了京东金融、首汽约车、51信用卡等项目,并多次以领投者的身份参与其中。但嘉实投资其实成立仅有三年时间,它缘何在股权投资界屡次投中好项目?

以回报为中心 注重行业研究
据了解,嘉实投资是嘉实基金的私募股权投资平台,成立于2014年底。嘉实投资的管理资金全部通过外部募集而来,目前已经做到超过200亿元的基金管理规模,LP包括高净值客户和机构投资者。

仇小川对记者表示,从嘉实基金到嘉实投资,首先是品牌的传承。嘉实基金有18年的历史,是比较有影响力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所以在一级半市场的业务方面,带有嘉实基金的天然纽带与优势。

“第二是文化的传承。一方面是保护投资者利益的文化,无论在二级市场还是一级市场,嘉实都是以回报为中心来做投资。另一方面,是注重投资研究的文化。”他说。

毕竟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特点截然不同,嘉实投资在成立之初,仍是以创业者的心态在潜心做投资与研究,投资团队也是从零打造建立起来。

“所以最开始我们碰到的最大障碍就是,项目方与投资者都认为嘉实主要做二级市场投资,在一级市场完全是新手,就不太愿意给我们机会。”他说。

寻求投资人与创业者间的共鸣
面对这种挑战,仇小川表示,很多投资人都把能给创业者带来资金、资源,视为自身的优势。但他认为这只是一方面,而投资人和创业者在战略、战术甚至在思想高度的共鸣也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投资协议的达成,其实来源于投资人和创业者间的相互认同,思想的共鸣与沟通交流的化学反应。”

比如今年8月,嘉实投资领投京东金融的重组分拆,累计投资金额已超50亿元人民币。“当时想参与京东金融分拆的投资机构很多,对京东金融来说,可能它选择任何一家大的机构都不会出错,但我们提供了能使参与各方实现共赢的最佳方案,从而获得了京东方面的认可。”仇小川说。

最珍贵的回报是项目方对嘉实投资在专业层面的肯定。嘉实投资对京东金融的业务、管理层理念与公司整体战略有着深刻理解,能够在公司发展的关键时点协助公司做出关键的决策,以及投资团队在沟通中展现出的诚意和人品,仇小川表示。

注重收益与风险相匹配
嘉实投资热衷于新兴科技领域的投资,在科技金融领域投了京东金融、51信用卡,人工智能领域投了地平线,但它对炙手可热的消费互联网领域却少有涉及。

“这是我们还未进入的领域,但我们未来会加强相关的投资研究与价值发现。”仇小川坦然对记者说, “我们非常在意收益与风险的匹配关系。当人们都在追风的时候,我们更需要冷静的思考,收益和风险的基本匹配关系是否已经被严重的破坏了”。

在2015年市场几乎都认为滴滴已基本一统天下时,我们认为这个战场还会有新的差异化对手出现。”他说。经过仔细研究与调研,嘉实投资毅然独家重金投资了当时市场鲜有耳闻的首汽租车。

仇小川揭示了投资首汽租车的内在逻辑,第一首汽是老品牌,管理着国宾车队,线下车队的管理经验非常丰富。第二,首汽的天然资源使得其具有非常强的差异化特点,保证了其在移动出行市场上的竞争地位,A轮投资将升值潜力巨大。第三,这轮投资将帮助首汽真正成为新的出行时代服务商,对其价值巨大,因此能够促使项目控股股东首旅集团给予嘉实投资较大的安全保障,让投资的风险降到最低。

“我们和首汽一起将重资产和轻资产进行了分拆,最大化它的价值,把首汽分拆成重资产的较为传统的租车平台—首汽租车、移动叫车平台—首汽约车,和新能源分时租赁——Gofun出行这三个平台。”仇小川说,经过两年的发展,这笔投资获得了丰厚的回报。这也是嘉实“发现价值”、“实现价值”、“创造价值”的过程,极大地保证了未来的收益预期。

医疗健康是嘉实投资聚焦的第二大领域,它一直在寻找以科技推动发展的医疗健康企业,投资了华领医药、合全药业等医药类项目,京都儿童医院等。目前,华领医药正计划明年下半年在境外上市,而合全药业的项目已经退出,在近一年的时间里获得71%的净收益。

仇小川介绍,首先,中国人越来越注重健康,中国的健康费用与世界强国的差距还很大,因而成长空间巨大。其次,中国医疗改革向好:如鼓励新药研发,药审改革加速,仿制药的一致性评价全面推进,医疗器械的进口替代等因素。因此,医疗健康领域已成为很多投资机构的必投领域,嘉实投资更希望走在行业的前面。

展望2018年的投资策略时仇小川表示,“数字”对传统经济的影响会逐渐显现,嘉实投资希望明年更多的布局2B的企业。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技术将在传统企业中逐渐得到应用,从而推动产业升级、数字化升级、智能化升级,使得传统行业进入新的科技时代,这些企业将会极具投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