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投资要随时保持好奇心——访嘉实投资CEO仇小川

2016-07-28
支点杂志


 

嘉实基金是国内最早成立的10家基金管理公司之一,2005年6月,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参股嘉实,使嘉实成为目前国内最大合资基金公司之一。

2014年,嘉实基金设立了专注于一级市场私募股权(PE)投资的嘉实投资。尽管嘉实投资成立时间并不长,但管理规模已超过200亿元,京东金融、首汽租车、合全药业等项目中都能看到其投资身影。

目前嘉实投资已形成新兴科技、医疗健康两大投资领域。“研究能力是我们的核心,要保证研究能力与时俱进,最重要的就是随时保持好奇心。”嘉实投资CEO仇小川对《支点》记者说。

更关注企业基本面

《支点》:公募基金成立的PE子公司与一般PE在投资风格上有何区别?

仇小川:在我看来,有公募背景的PE会更强调研究能力,更关注企业基本面。

嘉实基金过去主要聚焦于二级市场,在公开市场中,研究能力、风险控制体系非常重要,一切都以回报为中心。

因此,在投资理念、行业基础认知和研究方法上,嘉实投资自然与嘉实基金一脉相承。相较于一般PE,我们更希望形成基于深度研究能力的差异化发展。

另一方面,由于与二级市场靠得较近,能更好感受到资本市场主流企业的动态,同时也能知道后端新兴技术趋势,可以更好地把握风向和对冲风险。

《支点》:可以介绍一些典型投资案例吗?

仇小川:比如首汽租车与京东金融。

2015年6月,我们开始接触首汽租车时,它的主要业务区域在北京,规模也非常有限,创投界大都没听说过这个公司。当时公司移动约车与分时租赁业务还处于筹备阶段,投资者对其鲜有关注,即使听过也觉得“做不大”。

但我们认为,在一个受到资本高度追捧、存在较大估值泡沫的行业中,有着深厚运营积淀的企业在选对方向后往往能持续发展,有着更大升值潜力。

2015年10月,我们以超过1.2亿美元领投首汽租车A轮战略性投资,资金主要用于车队规模扩张、技术研发及人才引进,并支持其打造移动约车、新能源分时租赁的城市出行模式,目前首汽租车市值提升显著。

作为去年京东金融A轮融资领投人,我们今年继续领投,单个项目累计投资金额超过50亿元人民币。

在我们看来,京东金融具有显著场景优势,配以数据、算法与智能技术的互促模式,将成为未来极具竞争力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之一。

《支点》:如何保证研究能力与时俱进,不落伍于时代?

仇小川:做投资,一定要随时保持好奇心。强烈的好奇心,不仅能自我驱动探究和感知外界,而且也是驱动自我持续深度学习与研究的保证。

此外,我们非常注重同事间互相学习与个人认知的共享,知识无边界,如果个人知识无法与同事们共享,对公司持续发展就是种损害。

即使针对实习生,我们也有知识分享的软性考核指标,就是看其能否给团队分享传递有效的新认知与新发现。

民资投资机构面临资本寒冬

《支点》:PE业务涉及募、投、管、退,但大家普遍爱谈投资、不谈募资,这是为什么?

仇小川:主要原因是募资是个慢活。对包括嘉实投资在内的所有投资机构来说,募资的基石都是信用。信用建立要靠时间累积,很难一蹴而就。

当然,谈得少也和PE募资越来越难有关。一是好项目相对少了,二是国有创投崛起,这些因素传导到募资上,使得一般私募很难在募资方面占优。

《支点》:您认可“募资面临资本寒冬”这一说法吗?

仇小川:对不同的机构可能感受不太一样。对真正有实力的机构而言,是没有太大影响的。

对民资投资机构与国资也不尽相同,国有投资机构由于有着较强的背景与产业引导投资导向,在募资方面更具优势。

投资技术要有强大的预判性

《支点》:很多PE认为现阶段“技术创新”比“商业模式”更有价值,您是否认可呢?

仇小川:我认为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的价值并不能完全在同一个维度进行比较,而在不同发展阶段各有各的价值,价值影响方式与作用也不尽相同。

商业模式有可能短期内实现几何级数的快速成长,但最终若没有技术创新做支撑,则其长期的持续发展就会有瓶颈。

而技术创新则是较慢的活,要有耐心与信心。但技术创新有可能带来革命性的进步,从历史维度来看,能够形成比商业模式创新更持久的影响力与价值。

举个例子,移动约车是基于商业模式创新,但自动驾驶技术成熟后,可能就会彻底颠覆整个出行行业——因为司机将不复存在。

但要真正准确及时地抓住技术革命的那个点,需要有强大的预判性与研究能力。

关注“从软到硬”的企业

《支点》:PE界有种观点认为“同行们一致认为这是个风口、是个好项目,就要特别小心了”,您是否认同这一观点?

仇小川:我认为这句话要辩证地看。

对专业投资者来说,若风口是经过研究、等待、准备后发现并及时投资的,则是其专业性的一种表现,应该获得高度认可。

同时,也有不少处于风口的明星项目,由于无序竞价形成较大估值泡沫,那么,无论对企业还是对投资者而言,都不再是好的企业了,因为收益与风险的平衡关系被严重损坏。因此,所谓的风口明星项目也就难成为真正的“明星投资”。

《支点》:最近人工智能似乎已成为“风口”,您如何看待该领域的投资机遇?

仇小川:2017年初公司年终总结会上,有同事问我2017年投资可能出现的最大陷阱,我的回答便是人工智能。

目前人工智能估值泡沫已比较严重,预期未来两年内会达到顶端,不排除存在破裂的可能。但在一些细分领域,依然存在较好的投资机会。

人工智能目前较热的是大数据处理、图像语音识别与自动驾驶。对于具体项目,我们的评判标准是能否依附场景、能否实现软硬结合。

我们认为,中国企业有很好的软件人才以及对国内复杂场景的高度认知,即使技术上短暂落后,仍可以通过场景依附追上并成长为世界级行业领先企业。

而软硬结合方面,尤其要重点关注“从软到硬”的企业,也就是软件公司去做智能硬件,去颠覆行业。这主要是思维逻辑决定的,从软件到硬件,一般都是现存硬件无法满足软件要求,软件企业只好自己做,以实现软件价值最大化的角度去要求硬件的极致。

由于少了一些传统硬件行业所固有条条框框的束缚,软件公司更有可能做出突破性的硬件产品,更好实现软硬无缝对接,提供更好的使用体验。

(支点杂志2017年8月刊)